被G2_百度百科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2009年7月27日,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一行与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和财政部长蒂莫西·盖特纳及与会官员出席首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萨默斯称“美国已不再是世界的火车头”,有意让出主角的位置。

  首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结束了,但是中国媒体对这场两国对话的关注余热未了。最近几天的讨论中,线第一步”、“不见美国霸气”等成了热门词汇。

  在一些国内评论人看来,中美进行平等战略对话的实现过程不乏曲折。在当前的形势下,扩宽与提升对话层级有其必要性。中国经济实力与中美经济上的亲密纠葛,所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已经使美国不得不重视中国。另一方面,过去100年里超级大国崛起,无一例外不是伴随着剧烈冲突与灾难的历史教训,也要求中美双方审慎处理彼此关系。诚如奥巴马所说的,中美关系决定21世纪。

  不过,从此推演出中美共治时代已经来临,恐怕值得商榷。与中国学者谈话,有时能够听到他们对中国国际地位骤然提高的感慨。他们说,中国人开始感觉到国家发展大受关注,其实也就在2003年左右,“好像一夜醒来我们的地位突然变得非常重要了,要崛起了”。此后,中国地位被拉抬的速度不断加码,世界金融危机爆发显然发挥了加速器的作用。就这几年内,中国崛起对国际政治格局的意义不断涌现新说法,从一种威胁,到不情愿承担的大国,到去年底美国学界抛出“G2”,或称“两国集团论”。

  中国“被G2”,这结果对中国并非没有好处,政治地位高涨对于带动各方面发展能产生无形的助力。但是,将视角从国际舆论所给予的光环上移开,不能不看到中国仍面临严峻的内部挑战。

  金融危机在美国国内造成很大伤害,对中国来说何尝不是?艰难的出口转型还有待完成,今年上半年的经济增长率达到7.1%,但是其中相当成分来自于信贷的大幅增长,可持续性仍有待观察。

  与过去相比,西方国家对于中国的直接批评与指指点点大为减少。能否利用当前比较友好的国际环境推进必要的改革,才是决定“G2”几时线]

  日本《产经新闻》8月2日发表文章,题目是“美中G2实为美中泡沫同盟”,摘要如下。

  日前,美中两国在华盛顿举行了为期两天的战略与经济对话。美国总统奥巴马强调:“美中关系十分重要,可以与其他任何双边关系相提并论。”此话令人担心美国将更加重视中国而不是日本,但“美中G2”的真相是“美中泡沫同盟”。美中处于不得不为防止新泡沫破灭而进一步加强协调的关系当中。

  美中形成了对照,两国在资金和物资上各有优势。1995年至2007年期间,美国金融机构创造的金融衍生商品余额增长了8.7倍,而中国的出口总额增长了8.5倍。但是,美国的GDP只增长了0.86倍。

  就是说,中国的物资生产与美国金融泡沫增长是互动的。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机构计算,存在问题的金融商品总额大约是3000万亿日元(100日元约合7.2元人民币———本网注)。据瑞穗证券市场调查部推算,此次金融泡沫破灭造成的损失将高达1000万亿日元,约占总额的三分之一。

  对策只能是创造新的资金。美联储新发行了约合100万亿日元的美元,奥巴马政府本年度将发行350万亿日元以上的国债。而中国政府不仅拨出了约合54万亿日元的财政支出,而且让国有商业银行今年上半年发放了约101万亿日元新贷款,相当于上一年同期的3倍。

  外国持有大约一半市场上流通的美国国债。其中,中国是持有四分之一美国国债的最大买家。如果美元出现暴跌,中国就会蒙受巨大损失。

  中国购买流向对华投资的美元,然后用美元购买美国国债,并让美元资金流入美国市场。这种美中共生关系的副产品是美元与人民币的泡沫。

  人民币泡沫在股票市场和房地产市场显而易见。历史已经证明,游离实际需求的资产涨价是泡沫,终究会破灭。为了摆脱出现噩梦般的状况,只能靠美国实现经济回升及增加出口。而在此之前,必须防止美元崩溃。

  在美国,也出现了“伯南克(美联储主席)泡沫”。剩余美元正在流入股市、商品市场。美中两国正在进行协调,让资金大量流入市场,等待实际需求回升。而依赖外需的日本经济命运也取决于“G2泡沫同盟”的成败。

  英国《独立报》8月2日发表文章,题目是“奥巴马首肯新的全球超级大国”,副题是“随着中国开始挑战西方在世界上的主导地位,‘请善待我们’是美国总统的潜台词”,摘要如下。

  我们目前正处在这种变化的早期阶段:中国在东方再次崛起,西方则日薄西山。不过,很少见到权力在握的大国把指挥棒在光天化日之下交给继任者。然而,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现在实际上就是这么做的。上周,他在华盛顿接待了前来参加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的中国代表团。当然,美国总统并没有直截了当地把指挥棒交给中国副总理王岐山,但倒不如交出来的好。

  反之,他措辞谨慎,宣称两个超级大国进入了“合作而非对抗”的新时代。然而,美国总统真正想说的是:请善待我们,我们真的需要你们拿钱购买美国国债,而且我们真的承诺会尽快解决我国的财政赤字和不断扩大的贸易逆差。

  中国人也需要我们,但程度不会像我们需要他们那样,至少现在肯定不会。原因在于,中国正在进行最惊人的转型,从一个依靠出口推动经济增长的国家刹那间转变为一个以内需促增长的国家。而中国的内需极其巨大。

  从短期来看,西方可以从中国的繁荣发展中获益,因为中国的繁荣催生了农矿产品的另一个超级周期。买入矿业和资源类股票以及其他新兴基金是我们投资于中国经济增长的一个方法。然而,从长期来看,如果西方和东方真的希望达成和谐共生的关系,那么我们也需要我们自己的新工业革命。当我们再次开始工业革命时,我们要制造世界其他国家想买的东西。

  日本《每日新闻》8月3日发表文章,题目是“美国‘把火炬传给中国’不过是权宜之计”,摘要如下。

  “这次会议上,美国将把火炬传给中国。”供职于美国国务院的朋友在4月份20国集团金融峰会召开前这样评价峰会的意义。正如朋友所言,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会后记者会上宣布“美国已不能继续担当世界经济的引擎”,并与中国国家主席约定定期举行“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

  奥巴马总统有没有向主席发出诸如———“让我们一起来领导世界吧!”———这样的邀请我们不得而知,但外界将奥巴马前面的讲话解读为美国要扩大美中共同领导世界的“G2”路线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的“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中,两国探讨的主题非常广泛。从宏观经济到金融市场,从气候变化到核裁军,虽然每一个主题都未能实现具体成果,但这次对话却为两国提供了一个“一起思考和探讨世界课题的平台”。

  美国政府不惜搬出孟子来恭维中国,这种“请务必支持美国财政”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但不可否认,美国拙劣的表演似乎已经获得了一定成效。中国方面在对话结束后愉快地宣布,会议非常有意义,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然而,美国绝不会那么天真!据我所知,美国依赖中国的情况顶多能够维持几年时间。等到因过度消费积累了20多年的财政赤字问题解决,储蓄率恢复以后,美国还会继续恭维中国吗?答案是“NO”。

  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萨默斯称“美国已不再是世界的火车头”,有意让出主角的位置。然而,这只是美国捧杀中国的权宜之计。几年后,即使中国肆意膨胀的气球爆炸了也无所谓,到那时候,估计美国早已变得强大,不会再去理会中国怎么样。

  20年前,美国也曾用“日本是NO.1”来捧杀日本。结果其后几年内,日本泡沫经济破灭,陷入了长期停滞。同样,中国经济也不会一帆风顺。如果随意相信美国的花言巧语,中国有可能会在亚洲制造新的泡沫经济,到时候受影响的将不仅仅是中国一个国家,连日本也会被卷进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